字花 [2021年03-04月號 第90期]:流體

點閱:1

並列題名:Fleurs des lettres

作者:《字花》編輯室編輯

出版年:2021.03-04

出版社:水煮魚文化出版 春華代理發行有限公司發行

出版地:香港

最新發刊 : 20210301

雜誌類型 : 雙月刊



雜誌簡介: 香港文學如何可以在更良好的土壤上開出更出人意表、令人不敢逼視又難以漠視的花朵,數十年來無數關懷文學的人均念茲在茲。2006年,《字花》正式誕生,並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

本期內容簡介
 
「河是流動的。當我嘗試寫河是如何流動時,卻又彷彿只能依靠剪影。而高速拼湊這些剪影,是否就能還原原本的川流?」——林雪平〈剪影的流動:屯門河與它的像〉
 
精彩內容包括:
專題「流體」
• 「人物」到鹽田梓訪問香港僅存的製鹽工「三粒鹽」,滷水曬乾、凝結,鹽工的熱汗也漸漸累積成香港歷史的一部分。
• 「雙城」黃靜寫倫敦泰晤士河的River Gulu式佔領、林雪平帶著對屯門河的矛盾感情去尋找或許並不存在的源頭、夏夏從年少時的水圳打撈記憶、凌性傑在高雄的愛河散步。
• 「譯界」費拉維奧‧阿勞霍(Flávio de Araújo)的詩〈浮身〉,漁夫爺爺回憶一副女性身軀海上飄流的故事。
• 黃思哲的畫,與鴻鴻、余婉蘭、孫梓評、石堯丹的詩作齊聚「彼此」,以作品叩問身體的流域。
• 「專題小說」張婉雯寫台灣的尋親者回大陸前借住八十年代的香港公屋;張嘉禧的寓言故事記南遷到石塘鎮的居民將迎接由本土語言換來的「樂園」。
• 黃智斌通過最近「網絡大遷徙」的現象,反思怎樣繼續以網絡面對社運低潮與創傷。
• 陳順築、潘美義、陳啟駿的影像沖擊雙眼與記憶。
 
專欄及創作
• 「漫漫」由香港與台灣的畫家Wkmillu和Jason Chuang就主題「後遺」展開分格對話,不約而同地遇上花朵,繁飛與燃燒。
• 第四十屆台灣「時報文學獎」得主洪昊賢全新系列小說「沒有過去的人」,一連四期講一些墮入記憶夾縫的故事。今期篇名〈兩個嚴肅的男人〉來自Jane Bowles 作品Two Serious Ladies,寫兩個男人的對話及沉默。
• 樊善標追記二零一八年母親患癌後,斷續寫了四首未完整的詩,穿插母親治療的過程,並在兩年後以詩記下重遇的夢境,續上未了的〈餘意〉。
• 「書評陣」洪慧評陳李才最新詩集《漫長的霧.黝黑的光》,詩集主題圍繞眾生相、政治抗爭、與武漢肺炎下的日常生活,逸品與凡品或只是一線之差。
• 第七屆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短篇小說組得獎作刊載,冠軍得主許非寫回鄉過年的故事。
 
• 更多精彩內容:黃炳分享練習眼神閃縮的原因、陳諾諺〈微物影像〉……
 
「湧流,是因為曲折,傳聲也同理。保存在水勢遏止處,然後在壓迫再臨時嘯聚。因此靜默也是會說話的。愈阻難,愈和應。」——關天林〈日夜流〉

雜誌簡介
 
香港文學如何可以在更良好的土壤上開出更出人意表、令人不敢逼視又難以漠視的花朵,數十年來無數關懷文學的人均念茲在茲。2006年,《字花》正式誕生,並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——是的,我們年輕而且微小,卻抱持重要、真切而且合理的願望。《字花》的編輯及設計人員,均是出生於七十年代末,未滿三十的年輕人。在組成《字花》之前,我們都只是零散的散兵游勇。而我們願意結集在一起,其原因有二:一,在創作及學習文學的過程中,我們找到了讓自身得以呼吸生長的空間,並收穫了豐盈幽微莫可名狀的樂趣,這樂趣甚至維持多年而不見褪減——是以我們企望,其他人也可以在文學中體味到類似——或迥然不同——的樂趣。同時,我們也發現這社會比以前更需要文學,因為我們看到,愈來愈多平板虛偽、似是而非、自我重複的話語滲入無數人的生命,同時香港社會的隔膜與割裂愈來愈大,各種無形宰制日趨精微而無所不在。而文學,正是追求反叛與省察、創意與對話的複雜的溝通過程,我們的社會需要文學的介入。
 
與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資助目標吻合:《字花》將是一本高質素的綜合性雜誌,我們將竭力以自身所知所學所感所能,將高水準的作品呈現於讀者眼前。我們相信,創作應該是多元的美麗,評論應該是尖銳的交流,設計風格不是外在的末節而是表達態度的核心之一——三者聚合一起,連綿地碰撞我們自身與社會及時代的局限。《字花》力圖打破各種局限,如果年輕是代表勇於嘗試和更新,我們願意宣稱自己是年輕的;然而惟望各位相信,年輕不等於幼稚,活潑不等於輕率。高質素的文學雜誌不等於某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拒人千里,始終希望以跳脫活潑的形象,與讀者及作者一同向未知的世界伸手、探入。我們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,我們與我城的人一樣,在城市中浮游:思考、行街、唱k、論辯、運動、購物、抗議、設計微小的裝置以觸發自我的流動。你可以想像幾乎已經不年輕的年輕人,以非常嚴謹的要求為基礎,去表現恣肆的活潑嗎?其實,這樣弔詭的文學工作者在歷史上不可勝數,是他們的弔詭,繪出了文學的豐富。因此,《字花》是具有野心的:我們會以自身的最大能量去推動幫助我們成長的文學藝術之發展,立足於我們成長的城市和時代,主動尋求兩岸三地的思想和作品交流,面向具體地多元變易的全球世界,指劃一個更具能量的未來。《字花》更將盡力照顧本土出版事業,關注發行與推廣;因為,對本來與文學並不親密的陌生人,我們將會花最多心力,以試圖拉著他們的手。
 
《字花》知道這些目標之巨大與我們力量之微小。然而,《字花》知道,《字花》並不是在一無所有的貧土上成長。因為我們心中所想的,恰如許多先於我們站出來建設文學的先行者。在這個意義上,《字花》從不孤獨,而且相信連結——各位的支持,《字花》銘感於心。《字花》輕快地笑著,說:我們會做得比你們所想的更加多,我們並不止於你所看見的樣子。《字花》是一個「不可能」的嘗試,但正是因為我們實際地考察各種具體的需要,才會要求看來不可能的東西。我們的努力,終會在無邊際的天空裡,造成持久的爆炸。一切已經開始。

  • 物事(p.2)
  • 關天林/啟首語:日夜流(p.12)
  • 人物 李卓謙/香港有座鹽島——訪鹽田梓(p.13)
  • 黃炳專欄 炳觀點/閃縮時分(p.102)
  • 洪昊賢專欄 沒有過去的人/兩個嚴肅的男人(p.106)
  • 紅眼專欄 黑太子與他的夥伴‧一(p.112)
  • 書評陣 洪慧/凡品與逸品———讀陳李才《漫長的霧 黝黑的光》(p.124)